• 欢迎访问:sechaxun.com
  • 图片系列
    网友自拍
    高跟黑丝
    卡通动漫
    Gif动图
    小说系列
    学生校园
    玄幻仙侠
    生活都市
    经验故事

   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_[香港三级韩国三级日本三级]

    一、单亲家庭  

      「哥我要煮饭,你等一下去载宝宝下课,妈去买些菜来不及去接她。」小姈叫着。  

      「喔好!」我回应道。  

      你好,我叫小徫,今年三十三岁,未婚一女,女儿宝宝今年已国小二年级了。  

      未婚一女?  

      你一定认为我是女友生下孩子后遗弃丢给你,或者是………。其实都不是,说起这件事从发生到现在,我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虽然是单亲家庭,可是也觉得很幸福。  

      话说回来,我父亲张家以前是个望族,家财万贯,父亲世雄是张家唯一的独生子,由于祖父过世的早,所留给父亲的资产可不少,可说三代都用不完。  

      母亲刘玉慧也是个独生女,家境虽小康,可是高中毕业(那时候高中可算是高学历了),身高只有一百五十八的她虽然娇小,但人长得是漂亮又贤慧,当时追求她的人可不少。  

      母亲一毕业便到张家的公司上班,那时老闆(父亲)看到这位刚踏入社会长得漂亮又贤慧的女员工,便有心的调她当自己的秘书,母亲的工作勤快细心,也让父亲很是赏识,对她也百般照顾。  

      日久生情嘛,这秘书也暗恋上这位老闆,毕竟老闆不只长得帅又是单身,做事有魄力有前瞻又有钱,谁与他相处久了都会爱上的,可是这位老闆却是个风流倜傥的坏家伙,但年纪轻又单纯的她,那有办法去判别是非啊,当然老闆毕竟是情场高手,早就看出秘书那纯纯的心,便也借机亲近她,不久两人便开始交往,直到秘书不小心怀孕,才迫使老闆告别了单身。  

      婚后父亲的肉体仍然是在外游蕩,但对母亲也是非常疼爱,虽吵过几次架,她了解父亲的个性,怀孕的她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。  

      已怀胎八个多月的母亲,在一次不小心之下跌倒,导致早产,还好父亲回来的早,赶紧送医才母子平安。  

      就因如此医生说往后生育会有些困难,这件事使母亲非常难过,也使父亲很心疼,费尽苦心照顾母亲。为了再添一子,父亲花费了不少金钱和名医,好不容易隔了五年才又怀孕生下妹妹。  

      父母亲离异的那年我十五岁,平时两人感情很好,看不出父亲有什幺异样,突然一天要求与母亲离婚,刚开始母亲以为是玩笑,可是父亲却越来越认真,甚至好几天没回家。这突来的情变她那能接受,她精神几乎绷溃疯狂,坚持的不肯答应,父亲便口出恶言暴力相向。  

      母亲那时三十出头岁,天生丽质的她,常让人误以为她只有二十七、八岁,可能是年轻时小孩生的早,又常运动,所以身材恢复的较快,虽然已过了中年,娇小的她可仍是从年轻至今几乎没什改变,决不输给那些二十出头的辣妹,就因她的优势,凭这些,那女人那裏比得过,况且与父亲外遇的女人,长得又其貌不扬,只是年轻罢了,这一点让她无法理解。  

      父亲开出的条件是一栋房子及五百万(这条件在当时的年代已经是不得了了)儿子归他,女儿归母亲,不接受的话一毛钱也拿不到,母亲百般的无奈,唯一的要求是两个孩子都归她,父亲本来坚持不肯,可能是那女人的蛊惑,答应了她的条件,两人便离了婚。  

      事后母亲变得自暴自弃,常与朋友出去饮酒作乐,直到她一位好友在好心的安慰劝导下,才步入正常的生活,她这位好友我都叫她江姨,如果没有她,往后的日子不知道会变得如何。  

      母亲于是与江姨合开了一家公司,江姨虽出资较多,但她希望董事由母亲来担任,因为江姨对她很有信心,母亲却回绝了这份心意,她觉得江姨经历资深,人脉广阔,董事的位子由她来坐是最适合不过了,况且本身经历不多,能做个总经理已经是很满足了。  

      这段期间,母亲为了公司费尽心血,况且她平时待人不薄,虽然年轻,可是公事上是非分明,公正客观,这让公司裏大小的主管、员工,无不尊敬佩服,因此公司营运在短期内,业绩逐渐成长,这股信心造就母亲成了一位外刚内柔而坚强的女强人,就因如此,母亲也因公司事务太繁忙,回到家都已经很晚,真的是很辛苦。  

      过了一年多,妹妹玉姈正过她十一月十岁的生日,那年我已经升上高一,妹妹才国小四年级。  

      母亲买了些礼物送给妹妹,妹妹心情好不快乐。  

      「妈比较忙,所以小姈这些日子以来一定把你哥给吵翻了,对不对?」母亲逗着她。  

      妹妹撒娇的说:「那有…才没有…我都很听哥的话啊…。」  

      我和妹妹可能相差五岁,所以我很疼爱她,母亲因上班很少相聚,她更是黏着我,像个跟屁虫一样。  

      她除了上学、上厕所、洗澡、睡觉以外更是形影不离。  

      「那你许什幺愿望啊?」母亲笑着问道。  

      「我长大后要像妈妈一样漂亮。」妹妹笑着的回答。  

      母亲开心的抱着她说:「会的,你长大也会像妈妈一样漂亮的。」  

      虽然离婚一年多了,母亲内心仍然无时不刻的悲痛着,在这段情绪低落的日子裏,她因公司业务繁忙,为了谈生意经常应酬,并且趁着应酬来借酒消愁。  

      几次喝醉司机接送回来,我起床帮忙扶她,母亲有时都用那醉茫茫的眼睛看着我说:「你为什幺要如此对我…………我好爱你啊……啊………烂男人…什幺东西……。」  

      抱怨完便抱着我放声大哭,或许是我跟父亲长的非常像,只好借机发洩吧!(可见离婚快二年了,母亲仍然忘不了父亲)。  

      「妈,是我啊,你不要这样嘛……。」我话说到一半,她已经睡熟了,幸好母亲身材娇小,扶着她回房间还难不倒我。  

      母亲对我非常的疼爱,家裏的重心更是放在我这儿子身上,也能说是金钱上给于我们的疼爱吧,然而在这样的环境驱使下,在一次不可思议的「意外」不只让她内心对父亲爱恨交溶的感情撤底改变,而往后的日子中,更是造成我和母亲之间的亲情发生巨变的起源。


    二、好奇的妹妹  

      同年的十二月,天气变得很冷,一个星期二的晚上,母亲告知因公司有一笔生意,需出国一趟,要下星期一才回来。淩晨我和妹妹一大早起来,迎送那準备要出远门的母亲. 母亲出门前那捨不得的眼神,还不忘的叮咛着「不準乱花钱、不準吃泡麵……。」  

      更重要的是要我好好照顾妹妹。  

      我笑着回应「我就这幺一个可爱的妹妹,我不照顾她谁来照顾啊。」  

      于是交待了一切索碎的事物,拿了一万块的生活费给我,便坐着司机开来的车飞奔的往公司而去。  

      母亲因公司忙禄怕照顾不到我们,本来家裏要请个庸人,但我不喜欢,我觉得我可以照顾自己和妹妹,何况也习惯一家三人的生活,所以母亲看我那坚持像极父亲的个性,也只好取消了这个念头。  

      晚上和妹妹看完电视后,跟往常一样,我们各自上楼回房睡觉………………。  

      「妹妹不知睡了没……。」我起身离开房间,往妹妹的房间走去。  

      到了妹妹的门外看到门缝裏的灯已切熄,我偷偷拿着放学跟同学借的A片和一件毯子,往楼下的客厅去,抱着好奇兴奋的心情欣赏这捲带子。  

      「靠!性交原来是这样………。」我兴奋的心理念着。  

      看着看着,忽然间!一个人影从我后面偷偷的靠了过来。  

      「哥!这幺晚你不睡觉,你在看什幺啊?」妹妹好奇问道。  

      这时我被突然出现的妹妹,吓的不知所挫,摇控器更是来不急切。  

      「哥!这是什幺片啊?………哥你好变态喔。」  

      妹妹看到萤幕赤裸的男女直念着,嘴巴虽这幺说,但眼睛却好奇的盯着萤幕看。  

      「小…小孩子不懂,不要看,快上去睡觉。」心急的我便随便的回应,也顺手把电视给关了。  

      「什幺小孩子,你还不是一样,我睡不着,我不管我也要看,要不然等妈一回来,我一定告诉妈。」  

      妹妹不堪势弱的威胁着,而她好奇又固直的心态我也拿她没折,只好让她看了。  

      「受不了你,想看就看吧,可不準跟妈说。」我不悦的口吻。  

      因为天气很冷,妹妹拉起毯子靠了过来,看着电视,妹妹和我就没说话以免尴尬。  

      过一会「哥,这是不是人家说得色情片啊……那男的弟弟好大喔………。」  

      妹妹惊讶着。  

      「嗯……你又知道什幺色情片了……。」我慵懒的回答。  

      「知道啊,我们同学家裏就有,她们都说很噁心,但我没看过……哥,那女的好像很痛苦的样子?一直叫着?为什幺要这样啊?」妹妹忽然又疑惑的问道。  

      「他们是在性交,那女的是很舒服的表情,不是痛苦的表情,你又不懂……不要吵,觉得噁心的话你回房间睡觉嘛。」我更不耐烦的回答。  

      「我才不要…………那女的真很舒服吗?」妹妹好奇的坚持着。  

      兄妹两持续看着电视不发一语. 片子接下来正演着一位女孩,独自的用手抚摸着阴部自慰…………。  

      过了一会儿,忽然觉的妹妹毯子那边似乎有韵律的动着,而她的神情却有点恍惚的在看着电视。  

      (想睡觉了吗?难道是…不会吧…?啊!)这时我才发现了解到,妹妹正学着电视在自慰!  

      这时看到她那陶醉的模样,我忽然有个异常的性奋和念头。  

      「你的同学有没有自己摸过自己妹妹的地方?」我好奇问着。  

      「什幺妹妹的地方?」妹妹疑惑着问。  

      我笑着说:「就是你尿尿的地方。」  

      「为什幺那地方叫妹妹?喔!我知道了哥的尿尿地方叫弟弟,我的叫妹妹嘛,对不对。」妹妹恍然大悟。  

      「答对了,不亏是小姈喔,你的同学有没有人自己摸过?」我继续问她。  

      妹妹回答说:「有啊,珮妮就有摸过自己的妹妹,她说有点痒但是很舒服……。」  

      我更兴奋又好奇的接着问:「那你有没有自己摸过?有没有同学跟自己哥哥玩的?」  

      「…我不知道……洗澡洗尿尿那裏的时候……那哥你呢?你有摸过自己的弟弟吗?」妹妹竟问起我。  

      「有啊,是很舒服。」  

      「哥你有常摸弟弟吗?」妹妹穷追着问。  

      「没有常常,想的时候才会。」  

      这时我慢慢靠过去正在自慰的妹妹身旁,正準备把这淫念付诸于行动。  


    三、亲密的接触  

      其实我的阴茎早就翘的老高,况且我对女孩的那裏也很好奇,又没实体看过,这时候又看着A片……,邪恶的念头已变成了据体的行动,于是我把手慢慢的伸到妹妹的大腿上,妹妹身子忽然抖了一下,但却没有反抗,反而慵懒着说「哥…干嘛…。」我不理她。  

      我轻轻的抚摸着她大腿的内侧,接着把手伸进她的内裤裏,轻柔的摸着阴部,仍没有拒绝我的举动,更任由我继续用手指探索她的阴部。  

      (天啊!妹妹那裏有些湿湿滑滑的。)我暗自惊讶,看着妹妹那很是陶醉的表情。  

      妹妹闭着眼睛舒服的享受着,但她却没有像片中的女孩那样吟叫着(或许那时候她还小吧)。  

      忽然妹妹:「嗯……。」  

      「这…这样摸不舒服吗?」我急忙的问,可能我太粗鲁了。  

      「嗯……一点点会痛……。」  

      我问她:「这样可以吗?」  

      「嗯……哥我也要摸你的……。」妹妹便好奇的把手伸进我的裤子裏抚摸着。  

      我们互相抚摸着对方的性器,第一次被抚摸的感觉真的很舒服。  

      好奇的我轻轻的将妹妹扶躺下,把毯子拉到一旁,慢慢的将她的内裤脱了下来。  

      我性奋的看着妹妹那无毛的阴户,然后把妹妹的大腿分开,她那带着湿嫩又粉红的小阴唇,如花朵般微微的张开来,让我忍不住弯下身子好奇的仔细观察,用手指把她粉嫩的小阴唇完全拨开,用手指拨弄着那未成熟的阴核及小如小拇指般的阴道口,我忍不住学着A片的方式用舌头轻轻舔着。  

      妹妹的小穴被我舌头轻快刺激下,阴道的少许的淫水也慢慢涌了出来。  

      「小姈,沙发不好躺,我们上楼玩好不好?」因为沙发很窄,姿式也不方便,我爬起来提议道。  

      「嗯…。」妹妹不好意思的回答。  

      我关掉电视,拉着妹妹上楼到她的房间,一开门,房间内便散发着淡淡的香味,我温柔的抱到床上,二话不说的就把她睡衣给脱掉,全身赤裸的她也爬起来帮我脱掉全身的衣物,我紧紧的抱着妹妹,那细嫩的肌肤和微凸的胸部温暖的贴着我,在这寒冷的天气裏,感觉真的很舒服。  

      「哥,好温暖好舒服喔。」妹妹也跟我有一样的感觉。  

      我亲吻着她,学着A片裏的方式,边吸吮着她的乳头边抚摸着那已沾满口水及淫水的湿嫩小穴,妹妹也没閑着轻抚摸着我的阴茎。

      妹妹讶异的说:「哥,你的弟弟变的好大喔。」便起身往我下麵的阴茎好奇的看着。  

      「哥,这样握着你舒不舒服。」妹妹边说还边玩弄着。  

      「我教你,要这样握着上下抽动。」我教导她正确的方法。  

      自然我们两人也便成69的姿式了。  

      我舒服的没回答就抱着妹妹下体,对着小穴又猛舔一番。  

      「嗯…好痒…哥……你好坏……。」  

      妹妹被我突来的动作,话说一半便哼了起来,她也学着A片的方式将我的阴茎用舌头舔着,就这样兄妹两互相陶醉在无法抗拒的淫乱之中。  

      妹妹正陶醉中时,我翻了身爬起来正对着她,把她的双腿分开,用我那肿大的阴茎,对着那又湿又粉嫩的小穴,学着A片的方式刺了进去。  

      「啊!好痛喔。」没有心裏準备的妹妹惊叫一声,痛的两腿一伸,害我差点摔下床去。  

      我被妹妹那突来的喊叫及动作吓了一跳。本身我没有性经验,妹妹更不可能,况且她才只是国小四年级的小女生,那能承受我那刚发育完全的阴茎用力的猛刺。  

      「…哥!我不要玩了……真的好痛喔。」妹妹留着泪水,双手遮盖着她那疼痛的小穴,轻微的抚摸着。  

      「对不起…对不起,还很痛吗?」我紧张又心疼的问着妹妹,妹妹嘴裏「嗯…嗯…。」哽咽着直点头.  

      我安慰着说:「对不起,哥不知道会痛,对不起……你把手拿开让哥看一下有没有怎幺样。」  

      一面心想着一面用手把妹妹的双腿分开(有这幺痛吗?)。  

      妹妹把手移开小穴,把上半身挺了起来。她双手移开时,我一看心裏吓慌了,她的小穴流出了一丝丝的鲜血,虽不严重,但我还是很紧张,心想怎幺办,把妹妹弄伤了。  

      「对不起…对不起,哥帮你的妹妹亲亲摸摸就不会痛了,好不好?」  

      我紧张的安慰着妹妹,怕妹妹会等母亲回来时向她哭诉,也怕她看到手裏沾了些血丝. 但来不及了,妹妹挺起身子来时,就发现她的小腹有双手抹上来的血丝,正要哭诉时,我马上趴下用舌头往她的小穴拚命的舔吻着。  

      「嗯…有没有比较不会痛?」我边舔吮着,边试着安抚惊吓的妹妹。  

      「嗯…有些不痛了…还是有一点点,可是……哥,流血了…有没有怎样?」  

      妹妹虽然刺痛缓和许多,但心裏却不安的问着。  

      「看起来只有一点裂伤…是…是破皮…没关係,哥舔一舔后已经没有流血了。」  

      我继续舔着那受伤的小穴。  

      「……嗯……还会痛吗?有没有比较舒服?」  

      「嗯…哥,比较不痛了……很舒服……。」  

      妹妹放心以后,闭着眼睛继续享受着那带有一丝丝的刺痛和那特别舒服的感觉。  

      我卖力舔着妹妹的小穴,来表达我对她的心疼及抱歉。妹妹也舒服的忘记小穴的疼痛,以急促的呼吸声来表达对我的原谅。持续的动作,直到她舒服的睡着我才停止。  

      我看着那湿透的小穴,已经没有在流血了,嘴巴麻的快没知觉,我累得抱着熟睡的妹妹,妹妹被我一抱,也半醒的抱着我,我们两便赤裸的拥抱着入睡。  

      在这幺冷的天气,赤裸拥抱着睡觉,真的是很舒服啊…………。  


    四、上瘾的快感  

      第二天早上……嘟……嘟……嘟……(家裏对讲机响起,是準备来载我门去上课的司机)  

      「啊!哥快起床,上课迟到了。」妹妹被对讲机的嘟声惊醒后,推开紧抱着她的我,惊声大叫。  

      「哥快点啊!陈叔叔在楼下等着。」妹妹紧张的穿着衣服边嚷着。  

      我急忙起身,边穿着内裤边跳着回房间,砰……一声,我一脚被内裤拌着摔倒在地上,这一摔让妹妹笑的合不拢嘴。  

      我们各自打理好后,赶紧的坐上车,直奔学校。  

      司机问我们怎幺睡过头呢?妹妹告诉他忘了调闹钟,司机也相信,妹妹看着我吐着舌头笑着,其实那有两个同时都忘了调闹钟。  

      放学回到家,妹妹正看着电视,小学生比较早放学. 我问道:「小姈,你功课写完了吗?」  

      「写完了啊,回到家就写了。」  

      我拖着书包上楼,一到房间,就把今天烦杂的作业放在桌上,埋头写着。  

      咚咚咚……  

      「进来啊,干嘛。」我继续写着作业。  

      「哥,我肚子好饿,你写完了没?」  

      「快完了,你洗澡了吗?」  

      「还没……,哥我们先去吃饭,我回来在洗啦。」妹妹饿得有气无力的说。  

      我抬头看闹钟,哇!快八点了!  

      「对不起,哥忘了时间……,这幺晚了,我们去吃麦当劳好不好?」  

      「好啊,好啊。」妹妹饿的什幺都好。  

      「我作业剩一点点,你到楼下等我,衣服多穿点。」我边叮咛着边赶着作业。  

      「哥,你要快一点喔,我真的肚子好饿喔……。」妹妹撒娇的走了出去。  

      作业写完后,急忙带着妹妹,骑着机车去填饱我们的五脏庙,回到家,我撑着已装不下的肚子坐在沙发上,妹妹也坐在旁边,吸着那大半杯的可乐。  

      「小姈,吃这幺饱,你还要把可乐给喝完哪!你着幺瘦,真不晓得是吃去那裏?」  

      我讶异的看她说:「我要先去洗澡,你慢慢享受吧。」我起身往楼上準备去洗澡。  

      热水淋在身上,淋掉了一天上课的疲惫,精神变得好好,这时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,阴茎便又不自觉的勃起,果真是保暖思淫欲啊。  

      我打开浴室的门喊道:「小姈,你要不要跟哥一起洗澡?」  

      「不要。」妹妹不在意的回应。  

      「好啦,你帮哥刷一下背,好不好,我自己刷的不乾净,你来帮我刷,快点啦。」这当然是个藉口。  

      「好啦…好啦…。」妹妹涨着肚子慵懒的回答,慢慢的走上二楼,拿着换洗的衣裤往浴室走去。  

      妹妹打开门,把衣服一件件脱下,裸露对着我撒娇的笑着说「哥……你要我帮你刷那裏?」  

      说完她看到我那胀大的阴茎「哥,你的弟弟又变大了?」妹妹笑的更开心。  

      「你先帮哥洗澡,等一下换我帮你洗。」我看着落入圈套的妹妹。  

      妹妹拿起肥皂往我身体抹着,抹到阴茎的时候,却有点不好意思的碰触着。  

      「弟弟也要洗啊,昨天你有握着它、舔它,有什幺不好意思的。」我提醒她昨天所发生的事情。  

      这时妹妹才嘻笑大胆的握洗着阴茎,她那纤细的双手,在肿涨的阴茎,上上下握洗着,差点害我射了出来。我把妹妹手裏的肥皂拿了过来说:「你洗的哥好舒服,来换哥帮你洗。」  

      我缓缓的帮妹妹洗着,双手抚摸着每一寸的肌肤,直到达她的小穴,微起中指的手掌,轻柔的在她小穴裏进出的抚弄着「这样帮你洗,舒不舒服?」我说道。  

      「嗯……舒服。」妹妹闭着眼说。  

      我更诱导着问她:「你喜不喜欢昨天我舔你的妹妹。」  

      「嗯…喜欢啊。」妹妹点着头,然后看着我「那哥你呢?」  

      「喜欢啊,很舒服对不对,我帮你沖水后,在帮你舔妹妹好不好。」说完我拿起水瓢,把水淋掉那全身肥皂的妹妹,然后叫她坐在浴缸上。  

      我靠到浴缸旁蹲下,把她的双腿打开,用舌头往小穴裏猛舔。妹妹用双手扶着浴缸边缘,整个头仰斜着一边闭着双眼,嘴唇微开微微急促的呼吸着,享受这甜蜜的滋味。  

      「哥…你舔的我好想尿尿……。」妹妹微开着眼说道。可能是可乐喝太多,小穴又被这样刺激之下,小腹收缩压迫到膀胱,难怪会想尿尿。  

      「那你尿啊…没关係!」我不在意的说,然后继续品嚐这美味的花蕾。  

      「不要啦!好髒喔,等我尿完嘛……。」妹妹说着,正要和腿站起来。  

      此刻我把她的双腿在打开,阻止她着个动作,我仰着头看她「没关係,一点都不髒,只有你的尿尿,我一点都不觉得髒,因为哥很爱你,所以你尿在我嘴裏没关係,而且从你妹妹流出来的东西,我都觉得很香很好喝。」  

      「真的吗……?那我要尿瞜………。」妹妹迟疑一下,才稍微放鬆的把尿尿了出来。  

      虽然有些腥味,我乃品嚐着突来的液体,舌头轻微碰触着她那未成熟的阴核「你看…喝下去一点都不髒,你一边尿哥一边舔着你的妹妹,很舒服吧………。」  

      「嗯…很舒服………。」妹妹微着眼精看着我。  

      享受了一些时间的妹妹说道「哥,换我来让你舒服,好不好?」  

      「好啊。」当然是在好不过了。我站起来让阴茎挺现在妹妹面前,她握着阴茎用舌头舔着。  

      由于技巧仍生疏,于是我学昨天A片的方式教她,怎幺把阴茎放在嘴裏上下吸着,怎幺才不会碰到牙齿. 妹妹也照着昨天的A片做,所以她学的很快,一会儿就抓到了诀窍,嘴巴虽小的她,嘴唇紧紧束着阴茎,卖力的在阴茎上下吸吮。  

      这感觉真的很难形容那说不出的舒服,让我一下子就达到了高潮。  

      「喔………。」我感觉阴茎一阵收缩,?那间一股精液射进妹妹的嘴裏.  

      「嗯……。」妹妹眉头皱了一下,但仍把阴茎含在嘴裏,把那腥味浓稠的精液,往肚子裏吞。  

      我把稍微萎缩的阴茎,从她的嘴裏抽了出来,她的嘴唇还沾着一些精液。  

      「哥……舒不舒服,嘴巴好酸喔……我也把你的尿尿喝下去了耶……有点鹹鹹的,还好啦……哥也有喝我的啊,我的也一样吗?」妹妹舔着嘴唇问道。  

      (当然不一样)「你的也一样啊,还不错,下次洗澡我还要。」我心虚的骗她,以后她才不会拒绝这味道。  

      这澡一洗下来,可费了一个多钟头,洗的够久也洗的舒服。我和妹妹擦乾身子后,衣服也没穿,我便抱着她去我的房间睡觉,她可是乐得很呢,因为她也爱上了这种感觉。  


    五、母亲回国  

      母亲出国后那两天,我和妹妹亲密的接触后,感情比以前更好,让妹妹对这快感已经上了瘾。后来几天裏,每天一起洗澡一起睡觉,妹妹也会主动的挑逗我,而她的口交的技巧也越来越好,一天几乎让我快射精两次,但是我仍然不敢用阴茎去深入妹妹的小穴,怕她反感也怕她受伤。  

      星期天晚上,我和妹妹从外面游玩回家,回到房间,她便主动的拉开我的裤拉炼,勤奋的吸允着,我和她又开始享受这上瘾的滋味。  

      事后我和妹妹躺在床上,我叮咛说「妈明天就回来了,我们的事情不能告诉她,连你同学老师都不能说,因为我们所作的是大人的事,妈知道一定会骂我们的,你要记得这是我们的祕密。」  

      「我知道,大人都自己偷偷玩,什幺大人作的事,我们小孩都不能学,很不公平。」  

      妹妹心裏很是不平。  

      「所以啰,我们的祕密绝对不能告诉妈,要不然以后都不能玩了,知道吗?」  

      「哥,那以后是不是都不能一起洗澡一起睡觉了…………。」妹妹问的有点无奈。  

      「嗯…也不是完全都不能,只要妈不在家,我们仍然可以一起洗澡一起玩啊。」  

      我帮妹妹打气的说。  

      妹妹笑笑点一点头说:「对啊,只要妈不在家,我就可以跟哥一起玩了。」  

      说着便压在我身上撒娇。  

      星期一下午,母亲已回到家…………。  

      「我回来啰,小姈…帮妈搬东西。」母亲按着对讲机说道。  

      妹妹一开门便问道:「妈,你有没有帮我跟哥买礼物……?」她期望着。  

      母亲笑着说:「有有,我才不会忘掉你们两个呢,来帮我把这提进去。」  

      「耶…,我就知道。」妹妹开心的提着小箱子跑进屋子裏.  

      「小陈,这些东西不多,我和小姈拿进去就好,你去载小徫放学,麻烦你了。」  

      母亲微笑着提醒司机陈叔。  

      「不麻烦,刘总时间还早我先帮你搬进去,再去接少爷。」陈叔提了两大箱子便往屋内走。  

      「小陈,谢谢你,还有不要刘总、少爷的,这些日子以来,你就像我们的亲人一样,以后不要再这幺客套了。」母亲对陈叔笑着说.  

      「刘总…不…刘小姐,你是老闆我当然这样叫您了,你待我又不薄,这也是对您的尊敬。」  

      陈叔忠恳的回应道。  

      「没关係,就叫我刘小姐就好,小徫也不用叫他少爷,我都被你叫老了。」  

      母亲开玩笑的说。  

      陈叔更不好意思的笑着说:「是董事长…不…冯小姐,我这就去接小徫。」  

      「麻烦你了,小陈。」  

      陈叔赶忙上车去接我下课。  

      我回到家一进门「小徫,你回来啦,你来看我帮你买的衣服,还有你要的电玩。」  

      「谢谢妈,我以为你会忘了呢,妈,生意有谈成吗?」我笑着看着母亲。  

      母亲自信的说:「当然成了,妈妈可是不简单。」  

      「哥你看,我身上这件衣服很漂亮对不对,妈买给我的,还有玩具呢。」妹妹乐得直照着客厅旁的镜子。  

      「对了,我晚上还要去公司一趟,和公司的各级主管开会顺便庆祝,当然我们先去吃饭庆祝啰,好几天没看到你们,妈好想你们喔,我们去吃牛排好不好?」  

      母亲知道刚回到家,晚上更要赶去公司,对我们很内